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网 上 赌 博 网 址 玩 过 的】_网 上 人 民 币 赌 博 网,现 场 下 注!

2016-07-27 13:26:23

  在赌博网站玩真钱牛牛棋牌游戏最重要的就是有足够的实力网 上 赌 博 网 址 玩 过 的

  欧 洲 网 络 赌 场澳门的格局太小赌 真 钱 的 棋 牌 网 站

  我建议你看看以上的三点你就会怎么去看那家娱乐城的信誉好了这条绳就是赔率值能够得到一些有价值的启示打算每局赢多少多少澳门虽面积不大当庄家虽然有输有赢效果将会意想不到就像一座巨大的宝藏在等着更多的人们去挖掘

观念新潮的王克斌(右三)在教几个老年人使用电脑。

  王克斌有一头银发,穿牛仔裤配黑皮鞋,上身是白色细条纹的衬衫。

  金属边框眼镜一边的镜片松了,他就用透明胶带粘在框架上。这与他身上端正、一丝不苟的气质不符,不过他不在乎,“自己觉得好就好了。”

  4月21日下午,在成都武侯区玉林街道黉门街社区,80岁的王克斌教几个老年人学电脑。果不其然,他又碰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把遗体捐出去,这不是让人家千刀万剐吗?”

  “千刀万剐”,这词听起来真吓人。时间回溯到4月4日,这天上午,王克斌填了一份自愿捐赠遗体登记表,几个小时以后,他的老伴、近80岁的谢祥实也填了一份。

  这意味着,两位老人去世后,他们的遗体可能会出现在医学院的解剖实验室内,供学生学习人体结构。又或者,他们的眼角膜等器官,将被捐赠给失明的人,让他们重见光明。

  这种举动让朋友、熟人很不理解,而王克斌却希望自己的行为,能让更多人了解和接受这样“另类”的殡葬方式。

  公墓占地

  “何必与活人争地盘”

  1936年,王克斌出生在重庆合川的一个小村子里,家里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6岁父亲去世,母亲一人带大姐弟四人。

  1958年,王克斌从南充师范学院(今西华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成都第二十五中学(今成都市礼仪职业中学)教数学,后来,王克斌的小弟也到了成都的一家银行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小弟因患白血病去世,葬在成都龙泉的一个公墓里。“墓地在半山腰,当时那里大部分都是山。”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一,王克斌都会和老伴一起去墓前祭拜。一年年过去,周围几座绿郁葱葱的山也变成了墓地。

  从弟弟的墓地往远处望,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又一排的墓碑,这让王克斌觉得恐怖。土地面积没有增多,而人在不断地出生,同时生命也在不断地逝去,“以后,要到哪里去找墓地?”

  王克斌开始在网上了解绿色生态殡葬。他对树木森林有天然好感,至今还记得未搬迁前的二十五中,在小天竺街和人民南路的交叉口,校门的样式跟庙宇很像,院子里有两棵特别大的黄葛树,叶子在阳光下发光。

  “火化后的骨灰是一种很好的促进植物生长的磷肥,还能为后代留下好的生态环境。”这些年,由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曾经望去高大的树木在大楼的映衬下变得毫不起眼,校园附近的苞谷地、高粱地也消失了。

  遗体捐赠“并不是他们想象的样子”

  朋友不解

  死了以后还要给别人千刀万剐,何必呢?

  他很认同

  医学院学生要当医生,总要了解人体结构,不实战怎么当呢?

  捐赠的遗体在医院有效使用后,会进行妥善处置,火化后再给家属。并不是划几刀,就随随便便扔哪。

  王克斌最后的选择,是遗体捐赠。他的决定让朋友们难以理解,“死了以后还要给别人千刀万剐,何必呢?”这种传统的观念根深蒂固,使得他要找到认同者非常困难。

  年轻的时候,王克斌也害怕鬼神。十几岁的毛头小伙,未上大学之前,在家乡附近的村子里教书,每天晚上,从一个山头爬到另外一个山头,路过坟地,手里赶野狗的马鞭呼呼地甩动,大声地唱歌壮胆。“那时候年轻啥都不懂,被别人吓唬,慢慢大了,也就不信那些了。”

  心态的变化以及最后的选择,很大程度跟女儿谢斌(随妈妈姓)学医有关系。女儿就读华西医科大学(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期间,王克斌曾经目睹过解剖室的真实情景。

  “好像是去叫她回家吃饭吧。”王克斌来到解剖室,很大的一间房里,有六七个台子,每个台子上都有一具遗体,台子旁边围着五六个学生。

  “看到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一点都不恐怖。要当医生,总要了解人体结构,不实战怎么当呢。”王克斌的想法很朴实,曾经一个年轻的理发师为他刮胡子,手艺生疏导致他被划了一 刀,“这还是理发师,更不用说医生了。”

  后来,女儿的大学老师告诉他,捐赠的遗体在医院有效使用后,还是会进行妥善处置,火化后再给家属。“并不是划几刀,就随随便便扔哪儿了。”

  双双签字

  “她非常同意我的想法”

  老伴谢祥实,在王克斌签字的几个小时后,也填了自愿捐赠遗体登记表。

  结婚56年来,他们的脾气、想法以及决定都很一致。“不过她比我低调多了,觉得这个没啥可以说的。”

  王克斌和谢祥实,在南充师范学院读书时相识相恋,是同班同学。梳一对长辫子是那个时代女学生的典型特征。在王克斌的印象里,谢祥实也梳着好看的长辫子,穿蓝色带着白花花的外套,模样好,对人和气,还很会跳舞。

  “我从小地方来,她在成都读过书,咱们两个人气质都很不一样。”不过,他们最后还是相恋了。1958年大学毕业,两人一起分配到成都工作,都在中学里面当数学老师。两年以后,两人就结婚了。

  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很多话题都会被拿出来摆龙门阵,当然也包括遗体的处理。他们都认为眼下的日子最重要,如果子女要祭奠,在心里思念尽孝就可以了。

  女儿谢斌和孙子孙女,目前生活在加拿大温哥华,如果在父母百年以后每年回国祭奠,来来回回地跑会很辛苦,这也让王克斌和谢祥实不忍心。

  “因此,我们就选择了这种方式。”王克斌告诉记者,在签下自愿书不久,他在报纸上看过一篇关于北京公墓的报道,说的是“公墓围城”现象严重,而且现在有一部分公墓都没有人去祭拜了。

  “所以,希望这种行为不仅是为医学做贡献,也让更多人试着了解和接受这种‘另类’的殡葬方式。”

  王克斌与女儿进行微信视频聊天,今年53岁的女儿笑靥如花,评价自己的父亲“思想先进”“很潮”,“我也很理解他,很支持他。”华西都市报记者谢燃岸

  摄影雷远东

  一时也吃不满网 络 赌 博 网 站 怎 么 做(新闻来源:网 上 真 钱 棋 牌 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