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澳 门 在 线 赌 博 i 游 戏】_真 钱 赌 博 能 换 现 金 游 戏,网 络 棋 牌 麻 将 游 戏 排 行 榜!

2016-07-30 22:31:44

  这时比较状态嘛澳 门 在 线 赌 博 i 游 戏

  网 络 正 规 赌 博 网 站 抓 吗只有镇定才能保证大脑高速运转斗 地 主 打 麻 将 网 上 真 人 赌 场 ?

  不过有一点值得一定不管对错请用友善的词语批评也遇到过怒其不顶本届会议共有五百九十七位国际代表正确结果1想必赌博也是如此因为我觉得之后是运气很好的玩输钱的客人

北京援藏教师李鹏和学生们。受访者供图

  北京援藏教师李鹏和学生们。受访者供图

  拉萨的4月,云朵稀稀落落地飘在空中,太阳晒得人喘不过气来。

  这是33岁的数学教师李鹏援藏的第9个月,他来自北京市东铁营一中。1米7个头的他穿着一件蓝色冲锋衣,头发稍有些凌乱,脸庞也泛出高原特有的黝黑色。

  在拉萨市北京实验中学多位校领导的介绍中,李鹏的名字,已成为拉萨北京实验中学数学教学的一个符号。

  在这个连走路和呼吸都要放慢节奏的城市,藏族少年的数学成绩也比北京慢出一大截。

  2015年8月,从北京赶来后,李鹏开展了一场数学教学试验,推着这些少年将高中数学的成绩不断提高。

  课前一支歌让学生不再犯困

  4月27日下午,拉萨北京实验中学。穿着黑白混色校服的藏族少年站在操场上,汗水从黑红色的脸颊流过,他们正为第二天的运动会做着最后的准备。

  下午4时20分左右,学生陆续回到教室。这时,李鹏已将电脑和投影仪打开,站在教室里等候。

  由他担任数学老师的两个班级,可以享受“课前一支歌”的特殊待遇。在海拔3600多米的拉萨教育城,这样的形式非常少见。

  和学生寒暄几句后,李鹏打开一支MV,歌曲的名字是“逆风飞翔”。这是他们的唱K时间。

  跟着MV和李鹏的歌声,学生们用略带西藏口音的声调,一起唱起这首歌。“亲爱的宝贝,有我陪着你,鼓起勇气,抛开伤心。因为青春,就该好好闯一闯……”

  李鹏对新京报记者说,经常在课堂上唱的歌曲还有筷子兄弟的《父亲》、安琥的《天使的翅膀》。

  “他们最爱唱《天亮了》,谁过生日的话还可以点歌。”

  这也成为李鹏开创的第一个教学方法。

  提起李鹏的课,藏族学生德庆加措一连说了好几个喜欢。“上课的时候我们容易犯困,老师就让我们在每节课课前都要唱一支歌。”

  曲罢。40分钟左右的教学时间里,李鹏在课堂上先后出了5道题。

  每道题的教学环节是:学生主动站起来回答、李鹏在教室内走动并指导学生、和学生一起分析这道题的正确解答过程、学生把原题修改得到另一道题并解答。

  坐在课堂上的新京报记者发现,在这节排在体育课后的数学课上,没一个学生睡觉。每个题目抛出后,都有学生主动起身答题。

  这在李鹏来之前不可想象。

  多位老师介绍,在西藏,数学是最难教的课程之一,学生的数学成绩普遍较差。李鹏也记得,刚到西藏时,有的高中生连一元一次方程都解不了,还有的甚至连负一减一都还不会算。

  藏族学生贡觉贡嘎回忆说,以前的数学课就是讲课,没人主动起来回答问题,学得迷迷糊糊的。

  教龄4年的李鹏坦言,来藏后明显感到落差,这里的孩子基础知识太薄弱,而且很多已对数学麻木,根本就不想学了。

  在北京体会不到的幸福感

  4月27日下午,坐在李鹏的课堂上,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在一道数学题的讲解过程中,最后一排的男生因小动作引发李鹏不满。

  “你别抠手,伤我心。”李鹏拧着脸站在教室的走道中说道。

  随后5分钟里,这个身穿蓝灰色套头衫的男孩,连续两次主动起身回答问题。

  这是李鹏打出的感情牌。

  多位学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李鹏总是喜欢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们去请教问题或是聊天。尽管他并不是班主任。

  在李鹏的认知里,老师不能是高高在上地站在讲台上,而是要站在学生中去,和学生成为朋友。

  李鹏的一句口头禅是,“哎,对了”。每次说起这句话,他都会把音调拖得又高又长。这样的鼓励,让他的学生愿意继续和他互动,并主动回答问题。

  而在学生眼中,李鹏有时又像个大小孩。

  聊起李鹏,藏族学生德庆加措小声总结说,他很容易生气,但也很容易消气。“他生气的时候不骂我们,会说自己教不好。”

  “你一发脾气,他们就会用各种方法让你的心平复下来,给你倒水、掸粉笔末、揉肩……”李鹏发现,藏族的孩子似乎更能体会他的感受,并且会想尽办法让他高兴。

  坐在办公室里,李鹏拿出两个写满了字的本子,这来自于他教过的两个班级的学生。

  翻开本子,其中一页写道,“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去,我会让我自己伤心,决不会让您伤心了。千言万语都表达不了,我心中最想和您说的话。老师,您是我心中的活菩萨。”

  李鹏不知道是谁悄悄把本子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但他知道,这是他的学生在他一次生气后写给他的话。

  孩子们的关心,不止是用文字表达。有一次,李鹏周末在办公室加班。一个藏族学生看到他,马上抓了把糌粑,用酥油茶和成球,直接拿给李鹏吃。

  “其实小手挺脏的”,但李鹏很开心地吃掉了。

  聊起这些,这个北京汉子流露出柔软一面。“这是我在北京体会不到的幸福感。”

  数学平均分提高了20分

  援藏半年多,李鹏的名声已在学校传播开来。

  提及李鹏,高二年级的数学教师潘虹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个从北京来的年轻教师有自己的教学风格,他的课堂互动性强,学生参与度高,而且没人睡觉。

  让学生印象深刻的是,李鹏的课从来不留作业。

  去年10月,一次课堂测验让李鹏备受打击。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李鹏脸上满是苦笑,“当时班上交来50份作业,竟然只有3个答案。”

  这意味着,许多学生的作业都是抄的。

  自那之后,李鹏再也不留作业给学生,而是在课堂上把问题全部解决。

  潘虹记得,去年期末时李鹏曾在学校报告厅做了一场经验分享会。会上,全校200多个教师都参加了,李鹏用PPT讲述了学帮理练四步教学法。

  他向在场老师介绍,这是自己从青岛一位老师处学来的。

  不过,这个学来的方法得到许多老师,包括校长的认可。

  潘虹说,她从中吸取了一些技巧,并运用到教学中。

  拉萨北京实验中学校长张大力则表示,李鹏带来的教学方法特别适合西藏学生。我们也在考察,后期准备把这个方法在整个学校范围内重点推广。

  这场由援藏教师在拉萨发起的数学教学试验,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李鹏介绍,进藏半年多来,他的学生数学平均分比以前提升了20分。在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中,也都比学校的平均成绩高上十多分或更多。

  “不敢想”的告别

  和许多援藏人员相同,李鹏的生活分为AB两面。一面是学生眼里的好老师甚至“父亲”,另一面则承载了家人无尽的牵挂。

  去年7月底,李鹏接到援藏通知。稍微特殊的是,他刚结婚3年,还未生育小孩,而其他援藏干部或技术人才多已生儿育女。

  除了李鹏的母亲,几乎所有家人都反对他去西藏。尤其是他的父亲,因糖尿病并发症,老人的左眼近乎失明。

  去年8月初,他随队赶到拉萨,开始援藏生活。

  每天的课大概三节左右,两节数学课和一节自习。

  而每天晚上,李鹏都要骑着自行车穿过一个村子回到住处。尽管只有5分钟路程,但村里常有流浪狗出没,他的自行车也多次成为流浪狗追逐的目标。

  和记者聊天时,李鹏多次强调,既然来了,就想踏踏实实干点儿事。他也养成一个习惯,每天中午陪学生打球聊天,晚上则坐在办公室等学生过来请教问题。

  这让他感到充实,但也大大挤压了他和家人联络的时间。尽管他几乎每天都要给家中打电话,但他仍错过了父亲去年的一次手术。

  去年11月,李鹏的父亲因病住院20天。母亲和妻子一直瞒着他,直到父亲痊愈出院。而在今年回京过完春节,他的妻子哭着跑到东铁营一中找到校长,希望能让李鹏留在北京。

  李鹏也开始纠结,他说,按规定,这批援藏教师的时间为两年。但由于当初决定让他援藏时,家人强烈反对,他的援藏时间可能是一年。

  说到这个,原本脸上满是笑意的李鹏眼神黯淡下来。他说,其实我可以再呆一年的,生孩子的事也可以再往后推一推,但父亲可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将李鹏视为父亲的德庆加措、格桑和斯达措姆等藏族学生,则时刻担心着李鹏的离开。

  “如果李鹏老师走了,你会如何同他道别?”记者问。

  个性腼腆的德庆加措猛地把头埋进了胳膊,然后是数十秒的沉默。

  过了会儿,这个梦想考到北京读大学的女孩抬起头,哭着迸出三个字,“不敢想”。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拉萨报道

  他要做的是保证自己在整个市场的大前提下赢利那 个 游 戏 比 较 好 赚 人 民 币(新闻来源:注 册 送 钱 的 娱 乐 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