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澳 门 在 线 人 民 币】_网 络 真 人 现 金 棋 牌 游 戏,打 鳄 豚 金 银 船 鱼 机 有 什 么 技 巧!

2016-06-25 03:17:22

  这是一般的路线澳 门 在 线 人 民 币

  推 荐 个 棋 牌 赌 博 游 戏 平 台对于一位博彩专业人士来说什 么 生 意 投 资 小 赚 钱 稳

  我想自己还是暂时忘不掉你的假设的3场比赛的概率是90必发在英国以外的市场发展亦十分活跃至少我认为常人是做不到的自己也要有能力也须按照赌规停止有的需要研究过往期数而自己也就在这样的麻将人生中

12岁的小峰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小峰写的保证书。


两把锁锁住了孩子回家的门。

  “你不听我的话,就背起书包爬!”42岁的韩成在电话里向儿子吼道,儿子小峰没有说话。韩成掐断电话,起身就把儿子的书包丢到了门外地上。

  恼羞成怒的韩成把门反锁,再加了一把儿子打不开的旧挂锁后离开。他想吓一下12岁的儿子,没想到,一个小时后他再回家,发现地上的书包、做作业的小方凳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儿子。

  这一消失就是3天3夜。截至22日晚上10点,韩成、亲戚朋友和老师仍未能找到孩子。目前,成都武侯区警方已立案调查。

  打骂

  “又出去耍你给我跪下!”

  拐过逼仄的楼道,韩成转身往在二楼的家门口走。按照他的预想,儿子小峰此刻应该正蹲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做作业。然而,灯熄着,儿子不在。

  5月17日晚上7点过,他比平常早一个小时收工回家。他曾数次警告儿子:必须在我下班之前回家,不然就要挨打。饭也没来得及做,他出门找儿子,回来路上,他顺手捡了一根干枯树枝。

  9 点,小峰回家了。“爸爸。”小峰小声招呼了声。韩成坐在房间里,手握树枝,还没等儿子说下一句,他便吼道“又出去耍了!把衣服脱了。”这是第一次他让儿子脱衣服挨打。小峰慢慢脱去校服和裤子,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

  韩成用树枝在小峰背部挥去,“两下就断了。”随后,他又从屋子里拿出小指头细的废旧电线。“你给我跪下!”小峰转头跑到楼下,却被韩成追下楼厉声喝住。

  光着身子,儿子就跪在楼下的小院子里,韩成用电线往他身上抽打,“为啥还要出去耍?”“怎么老是记不住?”韩成说,这么做是想让儿子在邻居面前有羞愧感,“要是下回再不听话就跪公路边,下下回再不听就跪广场上去!”

  小峰抓住电线,“不出去了,不出去了。”韩成终于听到了儿子承认错误,眼眶里含着眼泪,收了手。后来,两父子回家做饭、吃饭、做作业,睡觉时已快到凌晨1点。

  “你不听话,就背起书包爬!”

  第二天,18日下午放学时间,韩成没有等到儿子打来的电话。这也是韩成的规矩:每天晚上放学后,要用家里床头的旧手机给爸爸打电话,确认已回家。旧手机是一部老手机,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被一根2米长的绳子绑在床头,“上面有我做的记号,不准解开。”

  当晚韩成回家后,儿子解释是头晚没睡好,打盹忘记打电话,韩成才没有追究。

  19日早8点,韩成照常送儿子出门,路上他再次敲警钟:放学回来必须给我打电话。如果我的话你不听,你就不要在我这儿待了。然而,当晚7点40分、8点,他两次打家里的手机都没有人接,直到8点10分,小峰才接起电话。

  “你不听我的话,就背起书包爬!”韩成说完这句话,儿子一直没有回答。数秒沉默后,韩成掐掉了电话。

  9点20分,韩成回到家,不见儿子身影,只看到沙发上的书包。他顿时恼怒,抓起书包扔到了门外的墙角下,翻出一把旧挂锁,把家门死死锁住,然后离开。这把挂锁,小峰没有钥匙。韩成说,当时锁门是一时气愤,也是想吓一下儿子。

  一个小时后,韩成回家,发现门口的书包、做作业的小方凳和儿子小峰一起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3天3夜。

  家境

  做保洁工父亲独自带大孩子

  22日,接到韩成寻找儿子的求助电话,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他位于成都武侯区的家中。

  这是一处简陋的二层老式居民楼,单间,只有十几平米,父子俩挤一张床。房间凳子上放着一双崭新的蓝色运动鞋。这是韩成给儿子的儿童节礼物,上周就准备好了,“比不起其他当父母的,这双鞋不到一百元。”

  昏暗灯光下,墙上是一张儿子5岁时的艺术照,钉子上还挂着一些衣物。小峰平时做作业,就在小方凳上铺块硬纸板,父亲则坐在床上。

  这间房每个月租金一百出头,韩成还是觉得贵。42岁的他已经做了十年的家居保洁,一个套二家居保洁,收费80元,要干近4小时。生意好时,一个月工作28天,能挣够4000元,“还有4个半天,必须要陪儿子。”

  “他妈妈走了10年了,从来没有联系过。”韩成和前妻在儿子1岁多时离婚,自己独自抚养孩子至今。为了多挣钱,把陪伴孩子和沟通的时间省出来干活。小峰有哪些兴趣爱好、成长的烦恼,他根本说不上来。

  “他就是贪耍。”韩成说,儿子常到同学家玩,用电脑上网,玩别人的智能手机。

  韩成和儿子没有什么情感交流,但也没有太大矛盾。“他只要不按我的条条框框来,就要挨打。”韩成似乎知道自己动手打人不对,但面对儿子的叛逆和“屡教不改”,他却只知道用这样的方式教育,“动手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他的学习”。

  寻人

  3天3夜 父亲难以成眠

  这是孩子第一次离家出走,一开始韩成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在孩子要好的小伙伴家、学校和街坊邻居家里都没有找到人,他才慌了。在孩子离家出走一天后,他报了警。

  随后,他找来孩子的证件照,写了寻人启事,在附近的菜市场、大街上贴了30张。他取消了本已经预定好的保洁工作,找亲戚朋友一起满大街找人。

  直到此时,他才想起平时对孩子的那些严厉。他总是提醒他随身携带纸巾、养成饭前洗手饭后擦嘴的习惯、衣着要整洁,“穿得干净才能和同学相处好一点。”儿子个子长不高,他给他买钙片和补锌营养液;练字工具、记忆法书籍、学习机平板电脑,加在一起即使要花掉一整个月工资,他也愿意。

  在记者面前,韩成尽可能表现得轻松,或者他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接受,孩子离家出走的残酷事实。最近几晚,他只是眯三四个小时,天一亮就开始找人。在孩子离家3天3夜后,韩成给包括华西都市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致电求助,希望帮忙寻找。

  “生活压力大,他一个人很辛苦,也很压抑。”韩成的表弟彭启康对记者说。

  22日,成都好久都未下过如此长时间的雨了。那些贴在墙上、电线杆上的寻人启事,被雨水冲刷得看不见字,有的飘落在水里。采访结束后,韩成送记者离开,经过小巷,他从地上捡起一张模糊不清的寻人启事,眼里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滴落在了纸上。

  对话

  “超常严格,是为了儿子不再当保洁工”

  记者:孩子的母亲呢?韩成:在娃娃1岁零8个月的时候,他妈妈就和我离了婚,因为性格不合。在10年里,孩子和母亲几乎没有联系过。全靠我一个人抚养孩子。

  记者:你为什么要打孩子?韩成:我是雅安宝兴人,文化程度不高。我找不到其他方式让他改正坏习惯。我晓得打他不好,时间长了,他也麻木了,我也麻木了。他挨打几乎不哭,也不去找亲戚求安慰。

  记者:你对儿子的期望是什么?韩成:我没有太多钱,也不像其他家长一样遗传给儿子高智商。我只希望他长大了不要再像我一样,再做保洁工了。

  记者:你觉得是什么让他决定离家出走?

  韩成:他走的那晚上,我们面都没有见到。我最后悔把书包放在外面,还把门故意锁了。他肯定觉得我要赶他走,不要他了。我太极端了!

  记者:若是儿子回来,你对待他会有改变吗?

  韩成:教育方式上我太粗暴了,要改。我要多抽时间陪他,多关心他。我现在就担心他离家出走会不会遇到坏人了。我希望好心人能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去接他。

  教育专家

  处在叛逆期的孩子要怎么管教?

  “这主要是父亲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拥有30多年教学经验的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曾倩说,每个人的叛逆期不同,不能说韩小峰就是因为叛逆离家出走。她认为,表面上看是父亲反锁门把孩子赶出去,根本上来说还是这位父亲粗暴的教育方式,让孩子无法承受,其选择逃避的方式即离家出走。

  “哪怕有一点点心理依靠,孩子在离家之后都会去那里。但目前看来,孩子内心是非常孤独的。”曾倩说,许多家长看似每天和孩子在一起,却从未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了解他们的内心需求。这位父亲不能仅仅关注孩子的学业,孩子的心理更应引起重视。华西都市报记者何艾琳摄影雷远东

  (文中未成年男孩为化名)

  还是像堂吉坷德一样把风车当骑士博 罗 赌 博 网 站(新闻来源:真 钱 娱 乐 手 机 版 老 虎 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