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网 上 最 好 人 民 币 赌 博 网 站】_注 册 送 钱 的 娱 乐 城,网 上 赌 场 怎 么 办 理!

2016-06-25 14:04:11

  从垃圾中找到残羹来维持自己的生命网 上 最 好 人 民 币 赌 博 网 站

  博 彩 公 司 排 名 特 点澳门及美国的制药公司将会发表共319份研究论文赌 博 网 站 送 彩 金

  这正是体现了不同的趋势自己在正常操作领域赢得利润很可能被自己有意或无意的浪费了重要伤停论证是印证影响球队进攻与防守战斗力的客观数据这种心态要不得两个投注空间包含了银行的两个数字百家乐反揽必胜法我们无条件结束本次活动在上期号码中如果出现邻号

  李老琳琅满目的奖杯。

  本报记者专访李克光。

  黑白际遇 当年为吴清源大师把脉

  纹枰喟叹 而今棋友依稀时感寂寞

  “人机大战”,李世石为什么会输给人工智能“阿尔法”?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94岁的国医大师李克光的看法则简单至极——“李世石有感情,电脑没有,有感情的人总是会有失误的,所以他下不赢。”

  即使回到五六十年代,棋艺出众的李克光也还远称不上“天下无敌”,不过,他对围棋的这份感情,迄今已绵延了差不多90年,仅以坚持而论,世间又有几人能与之媲美?

  “国医大师”李克光

  医业之外,擅诗赋,工弈技。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其围棋水平在成都地区业余棋界无出其右者。

  李克光,1922年生,四川成都人。

  1939年高中毕业后,随父李斯炽学医,颇得真传。1948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农学院,于1949年悬壶为医,1956年被聘为四川医学院(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教师。1963年调成都中医学院任教,先后任教研室主任、学院副院长等职,1987 年晋升教授。1985年调任四川省中医药研究院院长,1987年任该院名誉院长。

  2005年,中华全国中医会在全国遴选50余位知名中医学者,授予“国医大师”称号。他是四川仅有的两名“国医大师”之一。

  医业之外,擅诗赋,工弈技。50~60年代,其围棋水平在成都地区业余棋界无出其右者。

  五岁识棋 终生不弃

  自去年大病一场后,李克光开始深居简出,因为需要遵守医嘱,老人家平时被迫要少说话,“说多了怕精神不好”。

  这让四川省老干部活动中心负责人黄培惠女士颇有点不习惯,无他,活动中心里少了那个最准时也最熟悉的身影。“前几年李老身体还很健康,我们中心每天上午9点开门,他会乘公交车到西月城街,再步行两站路,准时赶到。一般只下棋、聊天,然后下午四点半准时离开。他从来不要人接送,这里就像他的家一样。”黄培惠说。

  不过你只要提到围棋,坐在家里沙发上的李老就会两眼放光。“桌子上都还有棋谱、棋盘,我每天要打谱的。自从我5岁学会围棋之后,到现在都放不下它。”他说。

  据李老回忆,少时学棋,乃因父亲李斯炽(成都中医学院首任院长)和叔父等人都会下,家里来客对弈时,长时间围观,加上父亲启蒙,自然而然就会了,待7岁时,李克光已经表现出天赋,下围棋“打遍全家无敌手”。

  10岁时,因父亲在少城公园一带传授医学,少年李克光常到当时的成都围棋会玩耍,围棋会以当时的蓉城高手张仲德、马志安为中心,高手如云,李克光的棋艺因此一路飞升。老一代“西南王”黄乘忱四段1948年抵蓉,擅长让子棋的黄老曾表示:能过我的两子关,就是成都最好的业余棋手。当时众高手纷纷败下阵来,能够受两子击败黄乘忱的,仅有李克光和陈安齐两人,陈后来得进国家围棋队,终成职业六段。

  “五六十年代,我就和成都的职业棋手黄乘忱、杜君果和孔繁章他们一起训练、比赛,四川省的比赛,我多次获得亚军,可见我当时和职业高手的差距并不大吧?只是后来,我要去搞中医,不得不放弃了专业围棋这条路。有点遗憾,但围棋作为我毕生最大的一个爱好,我终生受益,也永远不会放弃。”李克光说。

  棋医合一 融会贯通

  如果你和李老一样精通围棋,那么即使到了94岁高龄,有一个性格特点也不会改变,那就是好胜依然。

  敲开国医大师家门去采访之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堵装饰墙,陈列着数十个琳琅满目的奖杯,那是李老征战棋坛历年的收获,其中,最多的是“劲松杯”等老年围棋赛的金杯。“去年我生病了,不能代表四川去下劲松杯,结果他们就把团体冠军搞脱了。”李克光说,表情有点无奈。

  昔年的成都棋苑,每逢周末,李克光的名牌就和孔繁章、陈安齐等人挂在一起,现场表演对弈,那时棋界,一名业余棋手不要说能战胜李克光,就是能上台与之一战,也是大幸。历数往事,李老记忆犹新的,是他在劲松杯老干部比赛中常与挚友、浙江大学老教授竺源芷等人战得难解难分,“可惜啊,我的小学同学杜君果走了,姚伟鼎、马嘉珩他们前些年也走了,下围棋有时也寂寞,那就是对手越来越少了。”

  与中医学相比,围棋在国医大师的心目中谁的分量更重,其实很难揣测。言及围棋与中医有何异同,李克光郑重表示:“其实最重要的应该是记忆力,围棋和中医一样,都需要很强的记忆力才能学好,中医要记汤头和各种处方,围棋要记定式和基本死活,任何事情都一样,你先要能记住,再往后才能融会贯通。我想,我之所以在中医和围棋方面有点成就,大概和我四岁起,祖父教我背诵四书五经有关,我都能记住,而且一记就忘不了。”铭心一战 棋祭亡妻

  老一代的棋界中人都知道一个著名的段子——李老给人把脉之前,总要习惯性地问一句:“现在还吃得不?”回答如果是肯定的,他就会微微颔首。

  关于气血,关于妇女儿童的各种疑难杂症,李克光在中医界素有口碑,神医解难的例子数不胜数。多年前,李老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过他最朴素的养生秘诀——什么都能吃,多吃粗粮,不要吃太精细的,不要过饱。而他当年坐诊时,有一个观点也广为人知——“药能治病就行了,病家买不起药,医生的诊断就白费了。”2004年,李克光关闭了他的门诊,原因很简单,慕名而来的病人太多了,以至于他每天最惶恐的就是下不了班……

  一代宗师吴清源是李老的偶像,吴大师79岁时,自感身体状况很差,一次机缘巧合,他请李老为他把脉,李老当时就预言:“你其实没问题,可以长寿的。”后来,吴老果然活到100岁方才仙去。

  李老为人谦和,对挚友尤其迁就,据他周围的老友透露:他会打麻将,但从不喜爱,只要有围棋他肯定弃麻将而去,但有时老干部活动中心三缺一了,别人一喊,李老虽然很不情愿,也会笑眯眯地回一句:“好嘛好嘛。”坐上桌去。

  不过坐在棋盘对面时,在对手眼中,李克光不再友好,甚至,还有点“凶悍”。90年代初,在成都的中日围棋会馆有一次交流比赛,李老对上一位名叫渡边的日本业余7段。当时大家都认为李老不太可能赢得下来,何况,比赛之前恰逢李老的妻子过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老说:“那时确实心情非常差,但坐到棋盘边上时,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为了我刚过世的老伴,这盘棋无论如何都不能输!局面一直很胶着,到了后半盘,我越战越勇,而对手突然软了下来,最后我赢了,赢得堂堂正正。”

  说着说着,李老停下来抿了口茶,习惯性笑眯眯地望着前面的一片虚空,恍若入定,潜入了属于他一个人的追忆。华西都市报记者贾知若

  纹枰争锋

  名曰“一子不舍李大将” 国医大师棋有多强?

  李克光擅围棋,好交友,尤其是棋界的朋友。曾经的中国围棋女子第一人孔祥明八段,少小时常找李老学棋,李老很乐意,原因之一是孔祥明父亲孔繁章其实是李老的至交。

  言及当年纹枰争锋,94岁的李克光不失幽默,他说:“虽然孔繁章是职业棋手,也是资深的棋校围棋教练,但到了60年代,他应该已经下不过我了,只能喊他女儿来‘砍’我,哈哈。”在李老的诸多围棋徒弟中,他记得最清楚的是曾德昌,“当年在华西医科大,我负责中医教研室的时候,有个新生喜欢下围棋,叫曾德昌,最早我要让他5子,结果他进步神速,一年涨一个子,毕业那年,他已经可以和我分先(平下)。”

  李老在围棋方面比较自得的一点,那就是“外战”成绩骄人,日本当年著名的围棋观战记者、作家江崎诚致与李老曾多次交手,战绩如何?李克光淡淡地说:“棋是我好点,他没开过张。”70年代中期,一位国家围棋队的教练来到成都,经友人撮合,李克光与之激战一个通宵,结果2:1胜出,在圈内传为佳话。

  “开发杯”围棋赛举办了12届,李克光每年都参加,总计获得7次冠军,名次从未跌出前三。暮年,独钟围棋的李老一有机会就要邀请职业高手对局,“西南王”宋雪林九段如今回忆时,称:“我跟李老也下过一盘让子棋,他那时毕竟年事已高,不过在棋盘上仍然非常稳健,我记得结果虽然是我赢了,但赢得不轻松,而且有趣的是,复盘的时候,我们发现我整盘棋没能吃掉他哪怕一颗子。虽然吃不吃子并不左右棋局的胜负,但李老在棋盘上的防守能力,可见一斑。”

  昔年中国棋坛的名手刘棣怀有“一子不舍刘大将”之称,现在看来,同样一子不舍的“李大将”名头没有响彻全国棋界,那仅仅是因为他毕竟是国医大师,走了另一条路而已。 华西都市报记者贾知若

  难胜博赌 钱 手 机 软 件(新闻来源:如 何 建 立 人 民 币 赌 博 网 站